<code id='is0jb'><strong id='is0j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span id='is0jb'></span>

      <ins id='is0jb'></ins>
    1. <tr id='is0jb'><strong id='is0jb'></strong><small id='is0jb'></small><button id='is0jb'></button><li id='is0jb'><noscript id='is0jb'><big id='is0jb'></big><dt id='is0j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s0jb'><table id='is0jb'><blockquote id='is0jb'><tbody id='is0j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s0jb'></u><kbd id='is0jb'><kbd id='is0jb'></kbd></kbd>
    2. <acronym id='is0jb'><em id='is0jb'></em><td id='is0jb'><div id='is0j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s0jb'><big id='is0jb'><big id='is0jb'></big><legend id='is0j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 id='is0jb'></i>
      <fieldset id='is0jb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is0jb'><div id='is0jb'><ins id='is0jb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dl id='is0jb'></dl>

          話劇《張謇》的藝術選擇性和當代性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——在話劇《張謇》二改研討會上的發言

          江蘇省傳媒藝術研究會副會長、南京師范大學電影電視系教授 沈國芳:

          話劇《張謇》的名字包含瞭兩個意思,一是正直,一是艱難。在藝術的選擇性、當代性和審美性上,我很喜歡這部劇。首先,在選擇性上,該劇不是張謇的創業史,也不是一個簡單的張謇個人的成長史,更不是南通近現代的工業發展史。張謇這一人物有著獨特的經歷,41歲成為清代的最後一位狀元,個性也非常獨特,他並不是高喊口號要救國的一個“顯性英雄”,而是默默做瞭很多事情。在那個風雨飄搖的時代,他所做的努力使他成為一個偉大的悲劇形象,這一點更能夠感染當代觀眾。編導演有著自己的選擇,不可能照顧到方方面面,隻能選擇張謇人生經歷中最經典的片段,來打動觀眾。

          第二,從當代性的角度,如果這出戲僅僅寫一個歷史人物,沒有多大意義。我們把張謇這一人物放在中華民族的歷史長河中,他有著無形的意義,特別是在當今國內國際形勢之下,能夠給國人帶來啟示。用當代精神來觀照歷史人物,回顧歷史人物來尋求未來道路,這是《張謇》非常成功的一處。

          第三,《張謇》的劇作結構十分有特色,以危機開幕,展現張謇在70大壽前後身邊潛伏的各種矛盾和危機,讓觀眾一下入戲。中年與老年的兩次心靈對話,是不是可以有所調整?比如,兩人對話中能不能再加一個人,兩次都是同樣兩個人便顯得重復瞭。這兩次對話是很重要的,這是張謇人生中最精彩的兩個片段,人物所有的動機在臺詞上還要有更充分的展現。他為什麼這麼做?不僅僅是愛心的原因,他可能還有很多自己的想法,如何呈現出來,還需要進一步思索。

          (光明網記者賀梓秋采訪整理)